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富士胶片量化环保绩效

2018-10-31 14:40:58

富士胶片:量化环保绩效

支持环境保护,追求可持续发展,是企业社会实践中的一个重要维度。富士胶片公司一直将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视为其企业社会的宗旨,环保已经不仅作为富士胶片选择公益项目方向主要考量,更是深入企业的供应链条,成为促进富士胶片产业和流程创新的主要推动力。治理土壤沙化1998年,富士胶片开始在内蒙古库布其沙漠开展植树活动。在取得较好的实际效果之后,2002年开始在内蒙古通辽科尔沁左翼后旗地区启动了沙漠绿化项目。至今共有253名志愿者参与到内蒙古植树活动中。科尔沁地区位于辽宁、吉林和内蒙古三省的交界地带。元太祖成吉思汗的胞弟布哈图哈萨尔指挥的精锐侍卫队之名即为“科尔沁卫队”,蒙古语中科尔沁意为精锐。布哈图哈萨尔的一部分后裔即组成了科尔沁部落。科尔沁地区地处北温带半湿润半干旱气候区,大多数地区从事半农半牧的生产模式。由于耕地保护不善,近年沙化现象十分严重。富士胶片与日本环保组织“绿色络”一起,在科尔沁左翼后旗地区开展义务植树造林工作,以便更好地保护当地的植被,防止土壤过度沙化。由于科尔沁地区的气候条件相对比较恶劣,而植树也是身体能量消耗较大的活动,因此富士胶片在选拔志愿者时,将团队协作能力和志愿者个人的身体素质作为考量因素。2006年,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开始参与到这一植树项目中。2011年8月1日,来自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志愿者,与集团日方队员以及面向社会招募的热心公益的人士一起组成50人的绿化队参与到了这一活动中。团队抵达科尔沁后立刻开始实地学习科尔沁地区土壤沙化和植树相关知识,当天下午即进入实战阶段。考虑到当地独特的生态环境,富士胶片在这一植树项目中选用的树种是小叶杨树、樟子松两种,这两种树都比较耐旱,能适应科尔沁地区的气候。另外,小叶杨长成所需年限短,能为地表刚长出的小草挡风,松树能进一步起到防风固沙的作用,防止土壤沙化进一步恶化。此外,打草方格也是富士胶片志愿者的必修课。所谓打草方格,就是在沙地上画出1平方米左右的小格子,再沿着小格子的边缘埋进干草,并在当中种上适合在沙漠地区生长的植被,当植物成活后就能有效地防止风沙流动,为沙漠边缘地带的防风固沙、涵养水分起到积极的作用。在2011年一周的志愿服务时间内,50名志愿者共种植了1600棵树苗,完成草方格856,并为富士胶片往年种植的松树进行了锄草等作业。在富士胶片员工志愿者完成了种树活动后,将由绿色络负责这些树苗后续的培育和养护工作,以确保植树的效果。而富士胶片对绿色络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并通过定期与绿色络的信息交换,保持对植树项目全过程效果的跟进和监控,确保公益项目绩效的管理和优化。绿色产品链排放量,而是包括产品、服务的整个寿命周期的排放量,包括原材料的采购、生产、运输、使用以及废弃、在循环利用所有环节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2005年,富士胶片集团的产品、服务整个寿命周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约为500万吨,到2020年,富士胶片集团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减少至约350万吨,减排量为150万吨。按照2010年4月,富士胶片集团的长期目标,与2005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相比,2020年在采购、生产、使用和废弃四个大类分别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19.4万吨、45.1万吨、70.1万吨和11.9万吨。拿富士胶片集团日本6家主要化学类工厂来说,2009年在整个产品寿命周期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为448.4万吨,相较于2005年的排放量减少了56.5万吨,比2008年减少了22万吨。事实上,在产量上,2009年与2008年相比,产量增加了10%,而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3%。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照相材料实现铝再循环利用和神奈川工厂足柄厂区的全面天然气化以及平板显示屏生产设备上采取了蒸馏塔排热回收、闪蒸蒸汽回收再利用等节能措施。为了在2020年实现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30%的目标,富士胶片集团在原材料采购、生产、使用、运输和废弃物处理五个环节规定了削减二氧化碳的措施。通过开发不需要显影处理的完全免处理的CTP版和电力消耗削减80%的文件处理类产品的开发,实现环境负荷较少产品的开发和普及。在日本、荷兰和美国采用来自自行发电设备的燃料转换和风力发电以及填埋处理厂采集沼气的清洁能源,减少工厂和办公室二氧化碳排放量。通过扩大在PS和CTP版生产过程中的产生的铝边角料的再循环利用,减少原材料采购、废气、循环再利用环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运输环节中,通过运输路线的优化组合、装载率的提高和推进运输形态的更替、包装的轻量化和小型化以及节能驾驶的开展,实现物流效率化的目标。2000年,比利时的FUJIFILM Hunt Chemicals Europe实现了零排放,而这一纪录一直保持到现在。这家节能减排的“标杆企业”在提供回收利用的同时,致力于库存的管理,以免产生化学废弃物,所有工业用包装膜、纸张、硬纸板和木头、非金属均实施回收利用,所有塑料、60升铁桶和集装箱通过废弃物处理公司进行回收利用,显影液和定影液作为辅助能源用于水泥制造工序,以便减少氮氧化物的排放量。而其他受污染的包装用废袋等材料则作为焚烧废物用的燃料进行使用,有助于能源循环利用。在富士胶片全球的数码相机生产基地苏州富士胶片映像机器有限公司,公司管理层在公司规模不断发展的同时,考虑如何减轻事业扩展和设备投资给环境带来的压力,因此积极发动员工的积极性,对工厂的节能减排进言献策。公司设备保全科的一名普通员工针对公司5栋厂房内的14台各自独立的空压机提出的空压机供气方式改造方案,整体投入花费20.3万元,但节电量可达178200千瓦时/年,对电力能源的节省、二氧化碳的减排,能延续若干年。在富士胶片看来,公司创业以来的事业活动都源自于自然环境的恩赐,但同时企业的生产活动也不可避免地给环境带来负担,因此,在企业的运营和社会活动中力所能及地开展环境保护行动,才能真正实现以“绿色”作为企业标志色的富士胶片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富士胶片不仅在企业公益项目上实践可持续发展,而且将绿色环保体现在公司的产业链、产品评估、产品生产和废弃物处理的各个阶段上。在产品评估环节,富士胶片安全性评价中心负责富士胶片所开发和使用的各种化学物质及材料的安全性进行评价,在产品的开发初期到产品规模化生产的各个阶段,对产品进行健康与环保相关的安全性评价。在产品材料中,富士胶片将以生物物质为代表的环保型素材作为一项未来技术进行研究开发。生物物质是从动植物身上提取的,可再生的有机性资源、非石化资源。2007年,富士施乐和富士胶片共同开发出了从玉米中提取成分达30%以上的生物塑料。这种生物塑料不仅提高了强度和阻燃性,同时还能用于耐用性要求较高的“结构零件”。通过使用生物物质塑料来代替以ABS树脂为主体的传统塑料,可以将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减少16%左右。富士胶片在2005年开始对富士胶片的富士宫工厂制造的相纸和喷墨打印机用纸实施“损坏纸张回收利用项目”。由于这两种专业用纸上涂有化学用品,富士胶片在厦门设立了特殊的回收处理工厂,在工厂中相纸和喷墨打印机用纸分离成原纸、塑料胶片、造纸用纸浆和银。厦门工厂每年能处理约300吨废弃纸张。富士胶片已经在全球与约100家产业废弃物处理公司合作,进行专业的废物处理、回收利用。目前,二氧化碳排放量是衡量经济体消耗能源数量的主要指标之一,也是许多国家节能减排的指标。2010年4月,富士胶片集团制定了长期目标:“以2005年,富士胶片集团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为基准,截至2020年度,富士胶片将削减整个寿命周期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的30%。”整个寿命周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不仅指的生产环节的二氧化碳

绞车
圆木多片锯
信号调理板A5E01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