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中国企业被定义为扭转澳洲矿业颓势关键因素

2019-03-14 02:58:59

陡然出现的海外资源市场红利,并未让中国企业变得冲动。

终结矿业税。在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的草案即将迈过众议院的一道门槛时,澳大利亚媒体就迫不及待地向中国企业抛媚眼--由于中国的投资,澳大利亚矿业有望安然度过铁矿石下跌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这并非笑话。澳大利亚外国投资评估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06?2011年,

中国企业被定义为扭转澳洲矿业颓势关键因素

中国向澳大利亚的投资有80%投向矿业。但随着2010年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陆克文首次提出名为矿产资源暴利税的矿业税种,中国企业对于澳大利亚矿业的热情开始消退。

可以佐证的是,汇丰银行一份报告显示,2012年末,矿业在中国企业澳大利亚投资中所占份额仅为20%。同年7月,由吉拉德政府主导的新矿业税方案矿产资源租赁税正式实施。

事实上,铁矿石价格的持续大幅下跌,澳大利亚的矿业已饱受其苦。据澳大利亚当地媒体报道,近3个月来,陆续一些小型矿企宣布破产。而中国企业被定义为扭转澳洲矿业颓势的关键因素。

虽不能将澳大利亚矿业投资巨大反差的原因简单归结到矿业税上,但其政策的不稳定性,确实给中国企业的收购增加了不确定的风险。中国矿业联合会国际与地矿金融部负责人吴江告诉《财经国家周刊》。

值得一提的是,矿业税的终结并不意味着澳大利亚矿业能强势回升。兖州煤业(8.92,0.04,0.45%)副总经理张宝才对《财经国家周刊》说:这笔账很容易算,实际上取消矿产资源租赁税后对企业的帮助作用并不明显。但他也表示,长远来看,矿业税的终结的确会提高澳大利亚矿产开发的经营确定性,从而对投资者产生一定的吸引力。

抄底来了

显然,这是抄底澳洲矿业的好机会。但中国企业却显得格外平静。

吴江对近几年中国矿企的海外项目做了一个粗略统计,2011年中国企业在中国矿业联合会报备的海外项目共有200多个,达到历年来的顶峰。但是到了2013年,报备的数量下滑至122个项目。今年,截至目前仅有70个项目,下降幅度近乎腰斩。

事出有因。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大中华区投资专员王恒岩向《财经国家周刊》表示,在2005年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中国企业对于海外资源的投资冲动,几乎可以用狂热来形容。如今,走出冲动的中国企业在跨国并购上表现出的谨慎,恰恰说明了中国企业越来越成熟。

此外,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国际矿业市场就已经开始走进低谷,但中国经济在当时与遭受重创的欧美国家相比反差很大,这就使得钱包鼓鼓的中国企业在国际矿业交易市场上显得异常活跃。2013年的中国对外矿业投资从2007年的42亿美元增长至202亿美元,涨了4倍多。

这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全球矿业市场的走势。但时至今日,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深度调整期,经济增速放缓大大出乎国际矿企的预计。面对这种中国经济的新势态,不仅中国企业需要时间适应,国际矿业企业更需要时间来适应。

可以肯定,中国企业对获取海外资源的意愿并未有丝毫减弱。张宝才说。他表示,很多民营企业在积极为目标项目作着充分准备。不同的是,在决策上显得比之前更为理智。

洗牌在即

不能不提的是,很多中国企业的海外项目正在经历炼狱般的成本考验,或者干脆成为一时无法启动的呆矿。比如,中信泰富在澳大利亚的铁矿石项目SinoIron,在过去8年时间里,该项目总投资达到100亿美元,比预算超出约3倍。

对此,吴江认为,企业应该对陷入亏损的项目重新进行测算。如果确实无法得到合理的成本控制,正视失败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这无疑是个艰难的决定,尤其是对于背负考核重任的国有企业来说。

尴尬的根源来自中国企业在上轮全球投资热潮中的盲目冲动。按照惯例,衡量一个海外项目有5个基本的要素,首先是资源量的可靠性,其次是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资源国的国家风险、运营的风险与合伙人的资信。如果不充分考虑这些因素,项目的失败率基本上在80%以上。但这些恰恰被中国企业忽略了。这就使得中国企业所支付的收购价格显得比较冤。吴江说。换言之,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常常被定义为提款机。

目前,澳大利亚三大矿山的到岸成本约在55?60美元/吨,中小矿山的到岸成本约在70?75美元/吨。中国企业作为国际矿业市场的后来者,基本上是很难获得类似上述成本区间的优质资源。也就是说,如果铁矿石价格保持长期低迷,那么中国近些年在海外获取的铁矿石项目就很有可能被拖垮。

但吴江也提醒,在铁矿石领域可能存在洗牌契机。越是低谷就越有机会,相信不久中资企业并购澳洲矿业的将会见诸报端,从而加速中国铁矿石及相关行业的重新洗牌。

(:中冶有色技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