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淮河淮河

2018-11-30 19:55:05

淮河 淮河

很多时候,总是梦见淮河。那时节,我们总是离不开淮河,离不开清清的水,绿绿的岸。其实很多时候,我还是很讨厌淮河的。譬如发大水,譬如污染,譬如抽沙。纵然这些都很可恶,但我们还是要在沙滩上玩耍,在河水里游泳,在树林里做捉迷藏,在来回过河的小木船上慢慢长大。

那次父亲用鱼骨为我做了一条项链,满心欢喜地带在我的脖子上,端详了好久。他说,这是淮河里的草鱼骨头,带着可以避邪的,我仔细端详这块用红头绳串着的鱼骨,不知道是鱼身上的那一块,但父亲依然眯着眼,很陶醉的样子说,嗯,好看!

我的身影再次站到淮河岸边的时候,冬日的阳光在头顶温暖的照耀着,光线在河面上拍打。银色的翅膀。我的心里还是荡漾了一下。几个渔人正赶着鱼鹰在河水里腾,嘴里哼着小调,竹篙撑着清清的河水,连岁月也被他们赶进水里。这让我回忆起童年,回忆起潜进水里的鱼鹰,它们怎么都不会离开淮河,离开这片水做的家园。

冬天的河堤,有点冷。河道蜿蜒,渔船在水面上轻盈地行走着,远远看去,很像一枚漂着的树叶。这是淮河的主干道,宽阔的河床让我很容易想到江。严格地说,家乡的这段比江面宽多了,气势很恢弘。其实,我没有走完淮河,我熟悉的就是家乡的这一段,那里会知道入海口的那段,那才是真正的淮河,那个气势会让你感到震撼。

天蓝得深邃,白云就像一团团洁白的雪。阳光诗意地流淌。脚踩下去,是柔软的细沙。一只白鹭,修长的腿简练地支在水里,头高高的昂起,像是在等待一场舞会的开始。

这儿的每一只鸟,每一棵草都畅想着美好,心里的河流和淮河一起流淌着。父亲曾经说过,只要是人,都有权利拥有一条河流。他说的是生命的河流。可是,面对淮河,我没有勇气拥有它,河流是大家的,这么灵秀的水,只能在生命里期盼,默默地珍藏在心底。

如此,我该怎样敬畏淮河,是拿出一生来守候它,还是依然逃离家园,在远离故土的陌生城市里思念它?这些都有可能,我无法沿着父辈们的脚印行走,只能在河边取下景色,企图带走一点点淮河的水声。

父亲终于同意我再次离开家园,却把自己留在了淮河老家。从此他开始想念我,我开始思念淮河。淮河送给他朴素,我送给他孝心。

我已经习惯于淮河的污染和断流,人在不在河边,都见怪不怪,也懒得去想这些事,只是内心里深深地隐藏了一些的惆怅。

其实,我知道,喝淮河水长大的人,内心依然还会有一点点的美好,如同淮河岸边的绿草,头顶着一粒晶莹的露滴,张着明亮的眸子来抵御扑面的伤感,而后,在睡梦中找到初的河流。

鸟叫总是有家乡的味道,是淮河边的鸟。河水极浅,渡船搁浅在水岸边。我在淮河边的小树林里留恋的徘徊着,感觉到了一种无名失意,温柔地涌动着。如果这河是我的父亲,它不会这样沉沦,那么,我这个游子,就有重回童年时代的温暖啊!毕竟,家在淮河。

河流的宁静彷佛凝止着参禅一般的虔诚,都在忏悔,都在阅读淮河,都在翻这本厚厚的经书。水啊,鸟啊,你能原谅人们曾经的伤害吗?一条鱼浮出水面时,岸边的生命也在挣扎之中,细想起来,人的一生能与一条河相伴,命运里该有多少契合和机缘啊!

还是多一些期待的好,不要挥霍掉这些美好和纯粹,多一些崇尚,崇尚自然,崇尚家园,佛说,崇尚原本就该遵循大自然的莽莽大化。

潘新日

摇钱树游戏机
红叶小檗
挡车立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