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噢那日本的种类一定很多吧浩问

2018-11-06 10:12:58

樱花恋

在青岛临近的樱花时节,一个倦庸的午后,我约大学男友浩来到栈桥旁的向日葵咖啡酒吧。

窗前,我俩了望着眼前平静浩淼的蔚蓝色大海,漫无边际地聊着大学校园里的青春气息与浪漫。倾听着浪花拍击岸礁的“哗、哗”水声,我俩的思绪飞向很远很远。温馨别致的酒吧里,流淌着悠扬缠绵的萨克斯乐曲,举一杯晶莹剔透的威思忌洋酒,我和浩追忆着校园的往事,同时也听浩娓娓道来的他留学日本的风流韵事。

大连的大学校园里,有浩和捷的欢笑、真情和浪漫。浩长得有点像日本的电影明星木村拓哉,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他说着一口连日教老师都嫉妒的流利日语,无疑是全校漂亮女生纷纷追逐的目标。捷在学校是大家公认的校花,也许生来就是个美人胚儿,同学们都说她是一个貌美窈窕,天生丽质的女生,她们都呢称捷为宫泽理惠,当时我也觉得她很像。

捷说着一口柔软呢喃的东京调的漂亮日语,日教老师绫子小姐说这语调能和日本NHK的女播音员相媲美。也是,自来英雄爱美女,美女惜豪杰,浩就像当年的皇帝“爱江山也爱美人”那样,学习好没有忘了谈恋爱。

不用说,浩和捷自然是学校里的“公众人物”,虽不在一个班,但因学的都是日语,又在一次市里举办的“日语演讲比赛”中,都获得了好成绩,所以彼此已经非常熟悉,似乎也已经孕育出惺惺相惜的柔情蜜意,俨然以一对恋人的姿态在校园里成双入对了。在大学校园的樱花树下,两人信誓旦旦定下终身,让绚烂的樱花成为他们热恋的信物。

恋情的突变是因为浩的那次浪漫的“仲夏之旅”。美丽的滨海城市有一次到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去留学实习的机会,学校只有一个名额,捷和浩都是有力的竞争者,捷大度地将机遇让给了浩。“浩,你是男子汉,还是你先出去闯一闯吧。”她说这话时,也是一脸的浩然大气。

八月的东京,绿树成荫,东大的校园里一片寂静。“浩君,请到这边来!”是娇柔可爱的守屋美惠子小姐在柔情地招呼着浩,他们手拉着手恋人般钻进了树林中。美惠子吉林癫痫治疗多少钱是东京女子大学的高才生,生得小巧玲珑,那天她特意穿了件日本传统的和服,轻曼亮丽的和服在灿烂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美惠子专攻中国文学,一口标准的北京普通话令浩也咋舌惊叹。夜幕降临,两人吃着沁出淡淡香味的生鱼片,欣赏着霓虹灯映照下的夜都风情。

随后,美惠子一有空就邀约浩出去玩,即尽到她的地主之仪,又极尽可能地加深与浩的感情,快速拉近两人的距离。

那天是一个雨夜,是一个浪漫多情可倾听夏雨的好日子。早就约好了时间,浩在宿舍里听到了“嘀、嘀、嘀”急促的汽笛声,便赶紧穿上西服跑了出来。优雅的美惠子穿一身合体的学生水兵服,充满了青春活力。此时,她正风度翩翩地站在一辆白色雪佛莱轿车的旁边,含情脉脉地瞅着一溜小跑跑过来的浩。浩急冲冲地迎上来还以拥抱和甜蜜的一吻,两人鱼贯进入车内。“吱——”地一声,美惠子动作非常潇洒地启动汽车,驾着父亲的爱车,带着自己的心上人,风驰电掣般飞奔在了雨夜中。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给两人的约会平添了一份神秘与惬意。飘飘的雨水拍打在车窗上,窗外的霓虹灯将湿漉漉的柏油路面映照地闪闪发光,衬托着夜幕下的东京夜景的辉煌与壮美。不多久,车子在六本木的一家年轻人常聚会的酒店门前停了下来。

“我要叫你体验一下日本年轻一带‘纯情派’的潇洒生活。”美惠子说着,将还木呆呆地站在那里的浩拉进了店里。里面的年轻男女正三五一群地喝着酒,疯狂地唱着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懂的歌词,气氛热烈而又罗曼蒂克。美惠子将有点拘束的浩带到一个比较偏静的角落里,向一个男侍要了一瓶“U.S.O.P”白兰地和几盘下酒的菜肴,两人便含情对视着,边说着情话,边小酌畅饮起来。

果然,浩在灯红酒绿中,切身感觉到,与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在充满情调的气氛里喝酒,可真是情绪飞扬,赏心悦目。他喜欢日本酒吧的这种幽雅与温情,在这种场合下,浩的心绪特佳、感受特舒坦。不是说秀色可餐吗?尤其在异国他乡,能和美丽聪慧的美惠子在一起,相亲相爱,共度良宵,浩从心底涌上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与满足感。

这时,美惠子从她精美的手提包里掏出一盒女士香烟,抽出一支点了起来。那种香烟又细又长,身材窈窕的美惠子刁起香烟的姿态非常有派,让人不禁生出许多非分之想来。在周围男孩女孩热闹氛围的渲染下,浩的感觉就像枕在有钢琴曲轻泻的小船上,半梦半醒间似乎进入了如梦如幻的梦境之中。稍后,美惠子又要了两份可口的鳗鱼饭,两人一直吃到下半夜两点左右,才余兴未尽地打道回府。在浩的宿舍楼前,美惠子深情地与浩恋恋不舍地吻别,紧紧地抱紧了浩的结实的身子。

次年四月初,天气乍暖还寒,日本的樱花就漫山遍地地开了起来。短暂的樱花盛开的时节恰似人生美好的时光,美惠子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花样时机,约浩去上野公园赏樱。

“浩,这脑瘫患者护理里是全日本赏樱的场所之一,樱花路两旁的樱树伸展花枝搭成花棚,游人从花棚下穿行,就像穿行在樱花的海洋里,完全被热情洋溢的花海包围了呢。”美惠子拥着浩边走边介绍。

一阵轻风吹来,樱花雨纷纷漫天飞舞孤零飘落,仰头望去,眼前是一片粉红迷人眼,落英遍地。

“哇——,真是太美了!”浩赞不绝口,不由自主地张开双手捧着天女散花般的花瓣。

“嗯,樱花烂漫的时节游上野令人销魂哟!”美惠子对着浩粲然一笑,接着说:“樱花和‘瑞雪灵峰’的富士山一样成了日本的象征,春天在日本就是沉浸在弥漫的樱花气息里啊!”

“噢,那日本的种类一定很多吧?”浩问。

“日本樱花一共有三百多种吧,多的是山樱、吉野樱和八重樱。山樱和吉野樱不像桃花那样地白中透红,也不像梨花那样地白中透绿,它是莲灰色的。八重樱就丰满红润一些,近乎北京城里春天的海棠。此外还有浅黄色的郁金樱,花枝低垂的枝垂樱,‘春分’时节早开花的是彼岸樱和花瓣多到三百余片的菊樱等,浮云般的樱花掩映重迭、争妍斗艳。”美惠子一口气说完,颇有些自豪的样子。

两个人正休闲地挽臂走着,突然,一大片乌云飘来,霏霏的春雨淅淅沥沥地掉下来,在雨中赏樱花别具情韵。雨蕴春意里,飘飘洒洒细雨伴着花雨,上野公园也就格外显得空灵、清新、婉约、楚楚动人。在樱园的樱花大道上,顿时变得满眼都是撑着五颜六色雨伞赏花的人。

“啊,多浪漫呀!这可真有人间仙境的感觉哟!”浩牵着美惠子很有弹性的小手,不无感慨地说。

美惠子冲浩笑着,很甜美。

看着异国他乡的樱花,浩禁不住想到了故乡青岛的樱花,岛城中山公临汾那家医院治癫痫权威园的樱花绽放要比这里的晚一些,虽故乡的樱花树要比这里的小得多,但盛开时也是绚丽多姿,赏心悦目。徜徉在上野的花海里,浩的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好在有美丽且善解人意的美惠子在身边,浩的内心得到些许慰籍,心境竟如同这雨中的娇艳樱花,出奇地宁静与平和。他想,此生能和美惠子在一起,这也许是不太久远的梦想。但愿今后的路,也能像这样的温馨时刻,随着一片片多情的雨滑过樱花的边际,款步漫游在自己灵魂的阡陌。

樱花在纷纷的雨中飘落着,雨中的樱花在浩和美惠子不经意的时候宁静成一种深刻的纪念。是啊,在樱花灿烂的的日子,是这两个相恋的人幸运的美妙时光,他们心怀纯洁的愿望会像明媚的樱花一样前景似锦。

“其实,日本樱花原产于中国的喜马拉雅山山麓,应该是于一千年前传入日本的,经历代培育,吸日月精华,浸山光水色,才生长出现在各色各样的樱花树来的。”美惠子开诚布公地告诉浩。

“噢,原来是这样。看来中国和日本真是一衣带水的友好联邦呀!”说这话时浩握紧了美惠子可爱的小手。

浩从东瀛之国日本留学一年回国探亲,又是一个仲夏,炎炎夏日里,捷感觉出浩有些不太对劲了。清晨,同学们都在树丛里朗读课文,她发现生性活泼的浩却经常捧着书本发呆,而且他见着捷时的眼神似乎总有些游移和飘忽,仿佛不敢正面面对似的,还时常现出一副神情不定的样子。还有,在学校的篮球场上,已经很少能看到浩那生龙活虎的身影。

一次,捷帮着浩洗运动衣,偶然从他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一封来自日本的信函,她感到事情蹊跷,就打开看了起来,只见雪白的信笺上用娟秀的日本字从右面竖行写着:“亲爱的浩,想你每天夜不能寐……当初咱俩在校园的大树下相吻相拥,在上野樱花灿烂的时节结伴赏樱,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全身颤栗,热血喷涌。那时,你的体温如同电流般涌入我的体内,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迅即在周身蔓延,令人震撼,令人激昂,使我宛如进入难以自己的梦幻之境……啊,我的浩,我爱你!我永远爱你……”看到这里,捷的头“嗡”地一下子大了,她双手抖动,一行凄苦的泪潸然而下,似乎已难以自控,差点晕倒……

大学毕业后,浩果真去了日本。他走时给捷留下一封短信,上面写着:“相逢何必曾相识,离别岂能怨杨柳?”捷也不知浩究竟所云何意,反正浩这一走便是“黄鹤一去不复返”,渺无音信。后来捷听说,浩在东京和美惠子如愿一偿结了婚,后来有了一个小男孩。浩在东京的一家大电器公司工作,美惠子在家当起了家庭主妇。但由于浩是中国人,他即使怎样拼命做事,也得不到上司的赏识,提升更是渺茫无期,因为小鬼子们从骨子里还是瞧不起中国人。浩勉强坚持做了三年,实在不愿意再看日本人的白眼,就和美惠子商量带儿子一块回中国的事。温顺尔雅的美惠子没什么问题,可关键是美惠子的父母坚决不同意,因为当初女儿要和中国人结婚,他们就坚决反对过,后来虽违心地同意了,但心里一直就不痛快。,浩在日本的公司里实在是忍无可忍,就忍痛与美惠子办了离婚手续,把儿子留给了美惠子,毅然回国。

至此,一段浪漫的樱花之恋就像一场梦一样,在浩的精神世界里消失了。此时的浩也只能告别日本,心有不甘地回到了青岛。其实,浩即使在日本,也一直没有忘记他的初恋,他觉得对不住婕,始终在心里默默地祝福着婕,希望她能生活得幸福美满。

浩在异国他乡漂流几年又回到了土生土长的故乡,他一回国就给我来了,并迫不及待地问起大学的同窗婕的近况。我告诉他,婕毕业后一直没有结婚,她拼命工作,现在已经是市里一个国际旅行社的总经理了。“……那、那么,能不能找个机会老同学聚一聚呢?”浩在的那头结结巴巴地问。

“呵,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哇!好吧,我试试看吧。哎,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女人啊。其实,婕也一直没有忘了你,她经常向我问起你在日本的状况呢。”我意味深长地说。

哦,每年樱花花开花又落,当青岛的双樱也绽开迷人的笑颜时,又有谁是懂得怜香惜玉的赏花人呢?我在和浩碰头的前一天走进青岛中山公园,发现这里有一棵单樱已经开放,樱花路旁的单樱树也是含苞欲放了。我知道这里的樱花是除日本之外樱花种植密集的一个地方,有两万多株。其实倒不是因为青岛人喜欢樱花,而是因为当年日本殖民者统治青岛时从日本引入了大量的樱花,青岛的气候与日本有很多相似之处,很适合樱花生长,解放后又加以养护和引种,就有了中山公园今天成片的樱花。今年再过些天,四月中旬这里的樱花就会盛开了,浩看到会有什么感触呢?虽然,岁月如梭花落花会再开,可浩在日本樱花树下的“恋情”已经荡然无存,浩成了天涯的沦落人。我认为婕就是俏丽妩媚的中国“樱花女子”,她以自己的洁白娇艳、朴实无华,绽开在中国的大地上,正盎然吐艳,昂首怒放,一枝独秀点缀着青岛明媚的春天。

于是,在这个春光点燃樱花的时节,我与老同学浩在青岛向日葵咖啡酒吧的会面也许预示着浩与捷的美好明天。坐在酒吧里,我的眼前豁然出现了樱花盛开的景象,一团团、一簇簇、一层层、一片片,远看如白云似粉雾,无限美丽;近看如花海似锦缎,蔚为壮观,把人们带进了花的世界。我分明看见浩和捷在樱花掩映的亭阁下沿通幽的曲径漫步,樱花路旁的溪流淙淙,暗香四溢,山坡上一树树怒放的樱花似一团团绯云白中透红,密密地挤满枝头。

作为老同学,我衷心地期待着浩与婕在樱花树下早日相见,希望亲眼看到两人之间的第二次握手,两只爱的小船能越过浅滩,早日平稳地驶进爱的港湾。也许,老同学浩的归宿,就应该在生他养育他的中国,这才是一个中国人的终巢穴,落叶归根的地方哟。

但愿,婕的专一爱情能真正感化打动浩的魂灵,让樱花雨似涓涓细流融入他的肌体。但愿,浪漫的樱花促使两位有情人终成眷侣。

在酒吧里,我和浩双目对视,浩流下了愧疚的泪水,两人站起身望着墙壁上挂着的那幅青岛樱花的画幅,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了。

广州废铝回收
云南工字钢价格
东莞入户手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